yabo2014-詹姆斯·戈尔曼:重振摩根士丹利的人

去年4月的一个周五,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CEO詹姆斯戈尔曼(James Gorman)与家人在安圭拉岛度假时接到一个电线天之内为所有希望协助它开展首次公募的投资银行举办一场“烘培比赛”。身为摩根士丹利公司证券负责人之一的泰德皮克(Ted Pick)告诉戈尔曼,其他银行的CEO都会参加。他也必须前往。戈尔曼随即压缩了假期,三天后和皮克一起飞赴北京。

新老板刚系好安全带,准备开始16小时的旅程,皮克便告知戈尔曼,他的演示只有3分钟。当他们飞抵中国时,却发现那些承诺到场的CEO一个也没来皮克在这个小细节上耍了点儿花招。

戈尔曼并没有像其他华尔街大亨那样火冒三丈,而是一笑置之。他采取的冷静态度是完全正确的。摩根士丹利被选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首次公募融资总额达220亿美元的主要承销投行之一。这番努力帮助公司净赚了约3,000万美元手续费。

这次事件中表现出的沉着和专注,让我们对戈尔曼有了一定了解。诚然,他给人感觉有些拘谨。身材修长的他讲话时深思熟虑,而且措辞严谨,之前的律师和顾问生涯也让他变得举止得体。但他的彬彬有礼中流露出一丝超然在外的感觉,尤其是与他的那些(让我们这么说吧)粗俗的同行相比。他不像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的杰米戴蒙(Jamie Dimon)那样夸夸其谈,也没有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劳埃德布兰克梵(Lloyd Blankfein)那种无所不知的傲气。由于长期以来一直默默无闻,因此他在华尔街的CEO俱乐部中并不突出,他不是那种时常去公园大道的四季酒店(Four Seasons)用午餐的人。实际上,他是那种性格捉摸不定的人,我们更容易判定他不是哪种类型的人,而不知道他是哪种类型的人。

不过,戈尔曼显然愿意竭尽所能。“詹姆斯不太喜欢和人套近乎。”贝莱德公司(BlackRock)CEO拉里芬克(Larry Fink)说,在他的荐举下,摩根士丹利CEO约翰麦克(John Mack,麦晋桁)在2006年聘用了戈尔曼。“但那并不是约翰当时需要的。他需要战略思维和凝聚力。而这也正是摩根士丹利眼下需要的。与其他CEO通常采取的方式相比,詹姆斯用包容性更强、更注重分析的办法把团队凝聚在一起。在如此规模的公司里,取得下属的尊重同样至关重要。而且我认为这是他应得的。”

不过,戈尔曼的任务仍然很艰巨。信贷危机及其余波给摩根士丹利造成重创公司连续两年亏损而戈尔曼的工作就是抢在大势已去之前,让它获得新生。

从根本上来看,他的战略可以总结为:他要把公司变回老摩根士丹利的样子专注于传统的收取手续费的业务,如投资银行和理财。与此同时,他摆脱了危机爆发前公司推出的多项具有典型意义的业务,这些以职业式证券交易和其他投资形式出现的业务充满了风险。当然,目前的许多变化都是环境使然,或者说是法律的规定。但是,这并没有让这项挑战变得更加简单。戈尔曼升任公司最高领导职位后的这14个月里,他一直行动迅速,不过每天上班的时候,他还是会玩玩三维国际象棋等游戏。

1月,52岁的戈尔曼宣布了2010年的经营业绩,以此庆祝接管摩根士丹利一周年。2008年危机达到高潮时,这家投行遭受重创,以致大家一度对公司的存亡产生了疑虑,如今公司实现利润近45亿美元,这着实让大家惊喜不已。

目前,还没有人认为摩根士丹利已经胜券在握。但是,今年2月戈尔曼坐在时代广场以北的摩根士丹利公司总部大厦40层的办公室里预言,不出一年人们就会有这样的认识。

此人并不缺乏信心。当被问及面临的挑战的艰巨性时,戈尔曼回答说:“这么说吧,你得直面自己的抉择。我们面临一系列异常艰难的选择,而且这些选择来得很快。在我看来,即便这些变化发生得很快这不仅是在我担任CEO的这一年内,近几年里一直这样我们还是在通过快速解决的办法来加快推进我们的优势潜力。我们对自己很了解。我们的业务就是为个人和机构寻找、分配并管理资本我对我们做出的决策很满意。如今我们已经实现了优化从战略角度看,我们处在最佳位置。接下来就是要看它如何转化成结果。但是,如果你的战略位置不佳,你就无法迈出下一步。”

戈尔曼取代的是深受摩根士丹利全体员工爱戴的约翰麦克。当这家精英投行大萧条时期的法律迫使摩根大通采取拆分措施,由此摩根士丹利衔玉而生在为自己的身份做斗争的过程中,麦克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1997年,摩根士丹利与Dean Witter公司合并(两家公司的企业文化毫不匹配,人们嘲笑这段联姻是“英雄配豪杰”),在随后的权力斗争中麦克败给了裴熙亮(Phil Purcell),2001年麦克离职,直到2005年才重返摩根士丹利,他显然是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的,因为在摩根士丹利工作了一辈子的人都认为裴熙亮毁了摩根士丹利。出生于北卡罗来纳州的麦克一口南方腔,他目前仍然是公司的董事长,不过他已宣布有意在一年后辞职。

戈尔曼的情况截然不同。与关注实质的麦克不一样,戈尔曼更注重流程,而不是推销。他基本上是个外人他的大部分职业生涯是在摩根士丹利之外度过的,他是澳大利亚人,尽管已经在美国生活了几十年,但仍然有着浓重的澳大利亚口音。

1958年7月14日,詹姆斯帕特里克戈尔曼出生于墨尔本,家里共有10个孩子,他排行老六。这可线个姐妹,其中一人是澳大利亚最高法院的法官。有一个兄弟是发明家,他发明了一种设备,可以在你打鼾时帮你翻身。还有一个兄弟做过喜剧演员,他显然没有像詹姆斯那样继承彬彬有礼的家风,有一次他讽刺一位观众说:“那是你的脑袋,还是为了打赌而戴上的东西?”

戈尔曼的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急诊室的护士。他说,家人都学会了在压力下保持镇静,都会用工程师的眼光看待世界。对了,还有在乱作一团的情况下的生存能力。“想想要抚养10个孩子会怎样吧。”表兄加里戈尔曼(Gerry Gorman)说。“他的爸爸经常在早上高唱汤米麦克姆(Tommy Makem)和克兰西兄弟(Clancy Brothers)的歌,把他们从睡梦中叫醒。”戈尔曼年轻有为。他在23岁时获得了两个学位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的文学学士学位和法学博士(JD)学位。(他说,这没什么了不起的。他姐姐在21岁时就获得了同样的学位。)后来,他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了4年。但是,当他发现律师只能听命于人而没有决策权之后,他决定攻读哥伦比亚大学的MBA。

从那以后,他在纽约的麦肯锡公司(McKinsey)做了10年咨询顾问。“他在麦肯锡很受器重,被认为是有思想的问题解决能手。”一位老同事说,“尽管那个时候,人们觉得他有些过于拘谨。”戈尔曼当时主要为金融服务业的客户工作,其中包括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和美林(Merrill Lynch)。

1999年,时任美林CEO的郭铭基(David Komansky)说服戈尔曼到美林担任首席市场营销官。“他恰到好处地在学究式的冷漠和人际交往之间取得了平衡。”郭铭基回忆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yaarradio.com/,丹尼尔-詹姆斯“麦肯锡的员工才思敏捷,但通常在人情世故方面有所欠缺。詹姆斯有能力形成自己的见解,并且说服相关人士听从他的意见,而不是设法给他们分派任务,迫使他们按他的想法行事。”

戈尔曼很快就控制了美林公司庞大的经纪业务。他裁掉了公司1/3的经纪人,关闭了1/4的分支机构,并且把不足10万美元的账户从经纪人手中转到呼叫中心。

这些措施奏效了。公司的利润率从2001年的12.2%上涨到2005年的20%。实际上,戈尔曼在美林的那段任期基本笼罩在成功的光环之下。但是,当斯坦奥尼尔(Stan ONeal)担任CEO之后,戈尔曼很快就发现自己失宠了,而且不止一位美林高管有这样的感觉。幸好,约翰麦克当时刚刚重返摩根士丹利,他正在为他的经纪业务物色领导人。贝莱德公司的芬克及时推荐,并且安排了几次面试,不久之后戈尔曼便与摩根士丹利公司签约。

2006年,戈尔曼在摩根士丹利上任,他几乎照搬了美林公司的那套做法,解雇了1,000多名业绩不佳的顾问。“这让公司内外的人都停了下来。”美国理财部门负责人安迪萨巴斯蒂安(Andy Saperstein)说。“这是要让华尔街知道,我们是来做生意的,我们专注高端客户,而且我们希望有出色的执行者。”

尽管空降过来的戈尔曼采取了严厉的措施,但他并没有疏远他的新同事,至少没有疏远公司的最高领导。“如果你是空降兵,投行会本能地产生排斥。”麦克说。“但他没有受到排斥。他能够把自己的构想清晰地描绘出来,就像相片一样清晰。每个人都能理解我们要努力完成哪些工作。”(麦克补充说:“目前,他在为整个公司做这件事。”)

在有些人看来,戈尔曼也许是冷冰冰的技术专家型领导人。他的公众形象肯定比不过摩根士丹利从前的明星人物,如玛丽米克(Mary Meeker)或佐薇克鲁兹(Zoe Cruz)。尽管如此也许正因为如此他的职位迅速上升:2007年,麦克任命他和戴赫龙(Colm Kelleher)共同负责战略策划,公司2007年的交易出现亏损并且导致克鲁兹被解职之后,戈尔曼又与瓦利德查马(Walid Chammah)出任联席总裁。

当戈尔曼躲开对手并且一步步接近摩根士丹利的最高职位时,他开始迷上了拳击。他的办公室里悬挂了一幅穆哈默德阿里(Muhammad Ali)与埃尔维斯普雷斯利(Elvis Presley)会面的照片,上面写着《拳王与伟人的会面》(The King Meets the Greatest)。他还有一张阿里灵巧地躲开乔弗雷泽(Joe Frazier)一记快拳的照片。当被问及在打拳击时是否挨过打时,戈尔曼回答说:“实际上我不打拳击。我可没那么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